您當前的位置是: 中國泵業網 >> 行業專題 >> 熱點事件 >> 核安全恐怕不只是技術問題
核安全恐怕不只是技術問題
發布時間:2015/11/11 11:38:09    來源:本站【字號:大 中 小】次瀏覽
    11月2日-4日,由中國科學院核能安全技術研究所主辦、主題為“核能安全、公眾認知與可持續發展”的第二屆核能安全技術高峰論壇在合肥舉行。

    會議期間,主辦方向行業傳遞出了明確觀點:核安全已不僅是一個科學問題,更是社會問題和經濟問題,核能可持續發展離不開公眾的認可,應建立兼顧工業界和公眾的核安全認知。


中科院核能安全技術研究所所長吳宜燦(資料圖)




    中科院核能安全技術研究所所長吳宜燦表示,未來除了核安全基本保障外,核電發展還應該包括核電的經濟性、技術的先進性、可持續性,以及用途的廣泛性。而先進核能系統,從三代核電到四代,以及未來的聚變堆,是核能發展的趨勢和未來。
    基于上述背景,吳宜燦提出了未來先進核能系統安全研究的“四方面革新”:
    ①理念革新:安全目標要從技術重返社會;
    ②技術革新:不能無限制復雜化縱深防御來解決安全問題,革新型反應堆技術才是最終發展出路;
    ③方法革新:必須重視理論引導,采用系統化評價體系;
    ④措施革新:在政府、工業界和社會之間,應建立和通過“第三方”發揮橋梁和紐帶作用。
    “對核電而言,安全目標的內涵不停演化而且始終困擾。”吳宜燦表示。



三哩島核事故ThreeMileIsland-2


    相關資料顯示,早期輻射安全目標多為定性描述,即不明顯增加個人風險和社會風險。三哩島事故后,美國核管會發布的《核電安全目標》政策聲明中提出“兩個千分之一”的風險概念,即緊鄰核電廠的個人或居民急性死亡風險不超過其他原因導致急性死亡的千分之一,因核電廠運行導致癌癥死亡的風險,不得超過其他原因致癌風險總和的千分之一。
    上世紀90年代,概率風險分析方法的確立,試圖將技術安全目標與輻射安全目標有機聯系起來。技術安全目標由此增加了基于概率論方法的定量指標——概率安全目標,包括堆芯損壞概率(CDF)和放射性早期大規模釋放概率(LERF)。
    其中,二代反應堆的CDF為小于10-4/堆˙年,LERF為小于10-5/堆˙年。到了本世紀,更安全更先進的三代反應堆安全目標則為小于10-5/堆˙年,LERF小于10-6/堆˙年。但是如何從兩個“千分之一”推導出CDF和LERF的概率安全定量指標始終存在爭論和疑惑。



    在三里島核事故過后32年,日本福島核電站發生核泄露事故,其嚴重程度超過三里島,但還無法與切爾諾貝利核事故相提并論。(資料圖)
    “目前的核安全目標缺乏普適性。”吳宜燦表示,“‘堆芯熔化’準則僅是基于壓水堆對‘兩個千分之一’目標的推演,對于先進反應堆無法形成準確判定。比如熔鹽堆堆芯不存在熔化概念或者本身就是熔化的。鉛冷堆的堆芯熔化現象同壓水堆差異巨大,熔融物處于漂浮狀態同時低壓維持放射性包容。對聚變堆而言,存在等離子‘堆芯’及核包層,‘堆芯’本身的概念又與裂變堆完全不同。”



切爾諾貝利核事故是人類歷史上最嚴重的核電站事故(資料圖)


    吳宜燦認為,迄今為止發生的三次重大核事故對核電的影響不僅是技術的,更是社會性的,尤其是福島核事故后更加明顯。
    “核安全的目標從兩個千分之一開始就著眼于社會風險,因此不應以CDF、LERF等技術的中間準則作為唯一考量,核安全目標應從技術重新回歸社會。”吳宜燦表示。








本文地址:http://www.yamzop.live/subject_show-23589-1.html
轉載注明:中國泵業網
分享到:
關鍵詞:

資訊熱度榜

别人让帮忙投注广东快乐十分